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李志胜携款“跑路”事件发生至今,受害的交易者依然维权无门。
价格异常波动,交易者巨亏
期货日报记者昨日从该市场一位交易者处获得一份举报材料。根据这份材料,由山东中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莱芜嘉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中商电子占股51%,第二大股东嘉禾电子出资960万元,第三大股东何苗出资640万元。
据记者了解,6月28日到7月14日期间,大蒜现货价格持续上涨,青岛金智发、金都两个大蒜电子市场合约价格都在3000元/吨以上,而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大蒜电子盘价格一直徘徊在2800元/吨下方。
7月15日早晨,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发布公告称,将大蒜合约涨跌停板幅度从5%大幅上调至18%。开盘后,8月合约和12月合约瞬间跌停,10月合约跌幅也超过17%。
“大蒜现货价格一直涨,很多交易者都以为电子盘价格掉不下来。”受害者韩先生对记者说道。另一位受害者认为,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一直在用虚拟资金压制盘面价格。
“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强平了交易者所有的单子,导致交易者账面资金全部亏损或大部分亏损。”韩先生说,目前所有交易者账户均已不能出金。
此外,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还有随意修改交易规则之嫌。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7月14日晚间,该市场发布公告称,将交易保证金比例从20%提高到50%,涨跌停板幅度不变。到了次日早晨,该市场突然发布公告,上调涨跌停板幅度。
受害者踏上艰难的维权之路
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李志胜携款“跑路”的消息爆出后,中国“大蒜之乡”——山东金乡的部分蒜农踏上艰难的维权之路。此外,来自黑龙江、青岛、江苏等地的蒜农及其他交易者也参与了此次维权活动。
参与维权活动的金乡蒜农周先生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携款“跑路”后,他们就向山东莱芜市公安局报了案,此后又辗转至山东省商务厅、山东省信访局,目前已将情况反映到山东省纪委。“这些部门对这个事情处理得很慢。”周先生无奈地表示。
“我种了四五亩大蒜,年产量在1万斤左右,我在电子盘上做的单子更多,持仓有500多吨,多的时候有700吨—800吨。”周先生告诉记者,他放在大蒜电子盘里的资金共有50多万元,当初参与电子盘交易是受到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的诱导。
“他们做广告说做大蒜电子交易能以小博大、轻松赚钱,资金还安全。我读书不多,对电子盘这种高深的东西不是太了解,在他们的诱导下就参与了。”周先生称。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周先生类似,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的交易者对电子盘交易的认识普遍不深。
金乡地区一位大蒜贸易商向记者反映,7月15日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就已人去楼空。记者昨日拨打该市场办公室电话,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该贸易商告诉记者,在此次事件中,他的资金损失不算太大,但他的客户损失很大,有200多万元,“从7月1日开始,中商电子的资金就在外流,7月14日我们发现电子盘资金有些不正常,就报了警,结果李志胜还是逃跑了。后来我们向各个部门反映问题,却一直受到敷衍。”上述贸易商气愤地说。
相关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由山东省商务厅主办。期货日报记者昨日就此事致电山东省商务厅,对方表示,“我们也是受害者,他们打着商务厅的旗号办了这个农产品交易市场,我们也想追究他们的责任”。
这位商务厅人士还告诉记者,目前山东省商务厅正在核实相关情况,“很多情况我们还要跟有关部门协商,从理性角度看,电子交易市场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也不可避免”。
在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监管缺失的情况下,受害的交易者难以维权。期货日报记者还将继续关注该事件的进展。

昨日,市场有消息称,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李志胜携客户保证金款2亿多元“跑路”,当前该交…

昨日,市场有消息称,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李志胜携客户保证金款2亿多元“跑路”,当前该交易市场账户上只有个别交易商新存入的护仓资金900万元,该市场网站以及交易客户端也均已无法登录。

真钱竟是与虚拟资金做交易

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是由山东省商务厅主办,中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莱芜嘉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同承办。李志胜是中商电子的第二大股东。

期货日报记者联系上了该事件的受害者周先生,他说,在此次“跑路”事件中,李志胜实际卷走的款项已经达到2.8亿元,“现在账户上剩的钱还是7月10日之后交易商打进去的,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发了一个公告,如果不打钱的话就砍仓,强制我们平仓”。

据悉,7月15日,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发布通知称,根据山东省金融办公室《关于督促对涉嫌违规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机构进行整改的通知》的指示,将按照相关规定对交易市场进行整改,7月15日为该市场所有合约的最后交易日,当日合约的涨跌幅调整为18%。

周先生告诉记者,在此次事件中,他也损失了50万元。不过,万幸的是,在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发出通知之后,他并没有继续再往里面打钱。“我朋友打了1200万元,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说。

“在现货价格每天上涨的情况下,电子盘价格却每天都下跌,我们继续买,但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看我们的仓位一直打不爆,突然之间就将保证金比例由原来的20%增加至50%,涨跌幅度也调整为18%,这样一搞把我们的仓位全部拉爆了,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另一名受害者韩先生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周先生说,7月1日至15日间,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一直用虚拟资金,与交易商打进去的真钱做交易。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周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冻结了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的交易账户。此次事件受害者上千人,现在受害者分别在山东省商务厅以及济南、莱芜等地维权。

清理整顿“动真格”

一位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出现跑路事件,与监管层加强监管不无关系。

近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开展各类交易所现场检查的通知》。28号文指出,证监会将会同各省级人民政府金融、商务、文化、工商等部门,对各类交易所集中开展一次现场检查。

据了解,此次检查的重点对象是贵金属类、文化产权及艺术品类和股权类交易场所以及验收通过后遭投诉举报和媒体负面报道较多的其他交易所,检查的重点是交易品种、交易方式、投资者人数是否符合规定,是否存在非法证券交易行为等。

28号文出台之后,山东省金融办也发布了《关于督促涉嫌违规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机构整改的通知》。《通知》要求,在检查清理过程中,发现有以电子商务名义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行为,将责令其立即停止交易,对拒不整改或无正当理由逾期整改的将坚决予以取缔或关闭。

“这次政府对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整治力度蛮大,甚至查了一些已经通过验收的交易所,山东省的文件更加严肃,文件一下来他们都很紧张,最近跑路的人较多。”该交易所人士称。

资金监管存漏洞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一些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资金监管采用的是银行第三方存管的方式,理论上来说,这还算是一种比较安全的资金管理模式。

“我们银行代理各交易市场的业务主要有三方面,分别为结算、融资和托管,托管这块是监管中最为严格的。”国内一家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负责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目前,因为商务部等监管部门对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资金监管没有强制要求,在银行和各交易市场签订合同时,交易市场会自己选择究竟需要采用哪种监管模式。因为监管具体要求不细,银行会给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一定的灵活度。”该银行负责人表示。

也许正是在资金监管上没有统一规定,才给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出现“跑路”事件创造了一定条件。在此次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事件中受害的张先生告诉记者,资金监管本来应该是银行监管的,但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选的第三方存管机构却是一家企业——中商电子,“我们这些交易商的钱都是打到中商电子名下,而此次跑路的主角李志胜却是这家企业的第二大股东”。

相关文章